【TOD进化论】从东京和新加坡身上,我们能学到什么?

DTCHUXING发布

 

 

来源:城市进化论

城市,作为一个有机体,始终存在新生与衰亡、保留与淘汰、保护与发展的双重挑战。在“大城市病”全球蔓延的当下,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TOD发展模式,成为许多国际大都会城市的一剂“良药”。

包括伦敦、纽约、东京、新加坡等城市在内,都在进行TOD模式探索。其所呈现出的集宜居、丰富、开放、有序、艺术等特性于一体的大都会生活风范,成为城市价值高地的风向标。

当城市从规模扩张进入精明增长阶段,城市建设管理的重点也将更多地落在存量上,即城市更新、完善与保护。为此,国内各大城市也开始将目光转向TOD模式。

近日,我们分赴东京、新加坡、成都,实地探访三座城市TOD建设管理运营情况,见证这场轨道交通时代下城市发展的思想解放,探秘开发理念更新下城市运营方式的重构。

前两天,我们相继推出TOD进化论系列之“东京篇”和“新加坡篇”,今天,我们将视角拉回成都,观察一座中国城市的TOD探索。

图片来源:张建 摄

作为成都轨道集团TOD项目开发首席专家,日本知名建筑师、城市规划大师渡边庄太郎在成都居住过一段时间。每周,只要有空,他都会在成都街头走一走。他期待着,10年后,自己参与的TOD项目,能为成都发展出更多高品质的慢行空间。

随着城市快速生长,许多城市都面临着交通空间、开发模式等方面的全新挑战。作为城市骨架的先进“构建者”,TOD带来的区域活力与价值崛起,使其逐渐成为解决城市困境的高效破解之策,也被越来越多的城市看中和选择。

作为国家中心城市,成都正是其中之一。从2017年蓄势待发,到2018年起势发展,再到2019全面提速,成都选择用TOD理念重塑城市格局,用意何在?

打破圈层结构

以公共交通为导向,TOD(Transit-Oriented Development)不单是一种城市综合开发模式,更是一种先进的城市发展理念。目前,该模式已在世界许多先发国家和地区积累丰富的成功经验。不过,如果在网上搜索中国城市与TOD,仍不免被大量地产广告所充斥。

“很多人总是容易将TOD片面理解为一座站点综合体。”丹麦ZESO建筑师事务所合伙人凯利•安德鲁•尼尔森(Kelly Andrew Nelson)指出。这背后折射的,其实是城市发展理念的差距。

将视角拉回成都,展开地图,这座城市位于中国西部内陆地理中心,辐射范围广阔,城市发展迅速。数据显示,2018年,成都新增人口74万,登记人口则达2128万。巨大的人口吸引力,显示出这座城市未来的发展潜力。

而一个不得不提的背景是,当前,成都正努力建设美丽宜居公园城市,着眼点已从“生产保障”转向“生活品质”。要实现这个目标,就要缓解交通拥堵、治理“城市病”,优化城市空间形态和产业布局。

图片来源:张建 摄

在日本,通过“一都三县”都市圈(即东京圈),成功在1.4万平方公里国土上容纳了3658万人,是全球人口最多的都市圈。确保这个都市圈有序高效运行的“功臣”,正是其便捷的轨道交通体系。(猜你想看:《以公共交通为中心是日本城市建设的独特个性》)

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顾清扬看来:“当城市面临扩张需求之时,大部分城市诉诸一寸土地一寸土地向外推开,这种‘圈层型’结构,在为城市带来集约发展红利的同时,也引发诸多城市病。是轨道交通让城市扩张从‘爬行’变为‘蛙跳’。”(猜你想看:《【TOD进化论】新加坡如何摆脱“圈层型”扩张梦魇?

一心要打破圈层结构的成都,也面临同样的发展选择。在成都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规划四所所长李星看来,这种由传统圈层式向多中心网络化的迈进,使得成都对更高质量、更有效率、更可持续的空间发展模式,有了更急切的需求。

目前,成都城市轨道交通运营总长达239公里,在建8条线路共10个项目,总长315公里。8月,成都城市轨道交通第四期建设规划(2019-2024年)也已正式“官宣”,项目建成后,成都轨道交通网络将长达692公里。

在李星看来:

 

如此大规模的轨道交通建设,更加需要城市系统冷静地思考,轨道交通建设与城市功能、与城市开发之间的互动关系。

在新加坡、东京等城市,TOD发展模式早已不止于“满足城市轨道交通需求”。在破解资金投入大、运行效率低、企业盈利难等“效益”问题的同时,更优化了城市空间,塑造了城市形态,提升了城市能级。这些先发城市,几近完美地把交通出行、商业价值、公共空间与人本生活融合为一体。

凸显城市个性

“希望能给市民带来更便捷更幸福的生活,同时也为未来的城市提供好的构架。”

这是成都提出的TOD发展总体价值追求。如成都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总工程师何发礼所说,成都的TOD,将“不仅在交通运输方式上给人们提供选择,从根本上,还要在生活方式上给人们提供选择”。

法国国家铁路集团SNCF车站及枢纽商运管理与发展部董事总经理Fabrice Morenon一再强调,“城市要发展有个性的TOD”。

“欧洲每个城市的TOD特色都不尽相同。这正是出于对每个城市独特的历史和城市结构,每个站点所在区域不同的产业,以及每个区域人们不同消费习惯的尊重和顺应。”在他看来,成都文化底蕴丰富,市民生活方式特别,因此“一定不要只发展TOD,而要发展‘成都的TOD’”。

实际上,李星也指出,成都TOD开发重点强调的就是“避免场站出现功能类似、缺乏特色、与市场供需关系脱节等现象”。

图片来源:摄图网

回顾成都TOD发展史,2018年被视为发展元年。在这之前,成都已筹备多时。

2017年下半年,成都先后出台《成都市轨道交通专项资金筹措方案》《成都市人民政府关于轨道交通场站综合开发的实施意见》等多个文件。建设资金如何筹集,以及TOD综合开发的框架自此确立。

成都TOD发展的实质性动作,于去年3月密集开始。当月,成都轨道地产集团成立,注册资本10亿元。站城一体化的TOD综合开发,是其经营内容之一。次月,成都第一批次TOD项目一体化设计招标公告正式发布。前后不到一年时间,当时公布的该批项目之一陆肖站,已在今年年初正式开工。

TOD发展经验几乎为零的成都,为借鉴经验成熟城市的丰富经验,选择与港铁公司牵手。5月,成都轨道集团与港铁公司签署TOD项目合作备忘录。根据协议,成都将借鉴香港相关经验,双方合作开发成都轨道沿线物业,共同推动成都TOD项目发展。

从理念、规划到实操,成都TOD建设多向开弓。

2018年,成都四批TOD项目招标相继发布,共涉45个站点,布局范围迅速增加。此外,《成都市轨道交通场站综合开发专项规划》《成都市轨道交通场站一体化城市设计导则》等文件也于2018年11月制定完成,进一步为成都TOD综合开发提供了实操性极强的工作指引和技术指南。

2019年被称为成都TOD起势之年。新年伊始,年内首批13个TOD示范项目建设时间表出炉;2月,众多TOD国际专家受邀,为成都出谋划策;随后,240亿元TOD投资项目“落地”成都;到今年8月,成都已全力加速,5个TOD项目齐齐开工。

一场城市开发理念的更新和城市运营方式的重构,悄然展开。

尊重人的选择

为更好地“因地制宜”,目前,许多城市在进行TOD项目咨询时,除采用传统市场调研方式外,大数据也成为方式之一。具体而言,即运用大数据,分析每一个站点区域人群独特的出行方式、工作方式、休闲方式,再从TOD服务的人本身的需求出发,作出相关设计和规划。

渡边庄太郎告诉城叔,在东京,银座、涩谷、新宿等区域在发育形成时,它的功能定位就是不同的。比如,银座是高端购物,涩谷聚集各种流行元素,新宿则是人们聚会、吃饭、喝酒的地方。

图片来源:摄图网

区域间的不同定位,反映的是市民群体多元化的需求。用渡边庄太郎的经历来说,“20岁的时候,我最爱去的是涩谷,那儿特别热闹,有很多年轻人喜欢的东西。到了30、40岁,我喜欢和朋友在新宿吃饭喝酒。现在,涩谷、新宿我都不怎么去了,而是每周和家人去二子玉川站”。

谈起当下城市TOD发展的难题,TOD专家、日建设计常务董事兼项目都市部门总裁大松敦认为,这还要回到城市建设历程来谈。

东京快速发展时期,是上世纪60年代。“汽车不是每家每户都有。从30公里之外的地方到市中心上班很麻烦,这时候市民就需要铁路和轨道交通。” 大松敦说。但在中国和东南亚等城市高速发展阶段,汽车已相对普及。

渡边庄太郎也谈到,这些城市从旧城区扩大到新城区时,多采用美式城市规划方式,更多是“以机动车出行为主”而非“以人为主”进行规划。“我们现在要做‘转换’,这是当下TOD发展的最大问题。”

 

以前我们没有汽车,那时我们靠双腿走路,享受这个过程、享受我们的生活。而现在我们大部分出行都在机动车等交通工具里,我们与城市之间的关系,也再也没用‘享受’这个词。

如何“转换”?人的选择是关键。试想,如果乘坐公共交通到达某一目的地,从下车到目的地这段道路步行非常舒适,人们会更乐意使用公共交通。这也可以让我们在步行中,享受城市环境。

“TOD的原点,就是我们的出行方式究竟能不能让市民安全安心地到达车站。” 渡边庄太郎强调,“这是我们现有(TOD)项目能否成功的最关键支撑。”

在具体规划建设中,渡边庄太郎表示,为打造良好的慢行交通体系,TOD的规划不再让机动车路网直接到达(公共交通)站点,而是确保路网分布在站点边缘。如果是旧城区,无法改变现有机动车路网的话,可以在站点周边通过地下或二层连廊方式构建慢行系统,以连接站点。

“那个时候,更多市民会放下自己家里的汽车。或许成都也会像现在被赞誉的TOD代表城市一样,90%的居民都用公共交通出行。” 渡边庄太郎说。

文字 │ 黄名扬 朱玫洁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公共交通资讯

分类: 行业动态